144 views
第四部分 马克思思想的发展 1.马克思主义在发展中遇到了两个阻碍:过度沉浸于文本学,并没有从总体上把握马恩思想。以及对于马恩思想的过度的随意的阐释。 2.辩证唯物主义被学院派发展成了复杂而含混不清的认识方法。 3.学界对于马克思思想的分裂:一方只看重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另一方认为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以及政治行动已经排除了任何哲学性的思想。 4.根源:对于马克思“扬弃”哲学的误解,法文中“depasser”不能十分恰当的诠释德文的扬弃。对于马克思思想进程的发展,对于扬弃哲学的理解都发生了偏差,不是要放弃哲学,而是要批判性地将之发展到一个更高的高度。 5.对于辩证法的正确理解:包含科学的哲学的人的内容,不再使得哲学成为思辨性的大全式的封闭体系,而是向人类生活的现实性,作为总体的现实性的敞开;不仅关注事物,更关注事物的运动。因而将具体的生动的哲学和实践的行动相结合,超越思想与生活之间的鸿沟,去重新组织整体性,去把人当做一个“总体人”来看待。 6.因而马克思思想需要需要从整体性上被重建,关键在于对于 异化, 神秘化, 拜物教的分析和揭露。 7.哲学和经济学的结合首先在拜物教的理论中,商品,货币和资本本质上都是外化的人的社会关系,但是现实中人们却把他们都当成了不依赖于人的客观存在物,人被从他们的现实和意识中撕裂,屈从于这些外在客体——人的异化的自我意识。对于异化的理解,没有什么是外在于人和其自我意识的,人不仅在思想观念中被异化,而且更重要的是在现实生活中被异化。拜物教理论是理解现实的基础,它使得我们了解经济关系背后的社会过程,以及人们的关系是如何被商品货币资本所歪曲,伪装和异化的:资本不过是结晶的积累的劳动,除了代表人类的劳动之外别无他物。 8.拜物教的异化深深植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在逐渐远离现实,现实已经成了巨大的意识形态。异化发生在方方面面:人与自然的分离,人与自我意识的分离,人与社会产品的分离。(以及马克思在手稿中所讲的劳动异化的四个方面) 9.而对于运用辩证法思想的经济学家,他看到了现实的经济生产过程和生产关系,用辩证法来把握其每一个发展过程和阶段,把握其内在矛盾以及这些经济与社会现实的运动。现在需要重建统一性,重新发掘分析后的“total man” 10.因而马克思主义者不仅仅是一个哲学家,更重要的是作为行动者。不仅要描述事实,更重要的是改变世界。如何看待“人”?一个复杂的具有各方面丰富性的总体人。对于人的自我认识以及其自我实现应当被统一起来而把握。 11.马克思主义不能被当做经济决定论,人是具有能动性,积极的具有首创精神的人,而不是被动地等待历史的改变。对于“自发性”的批判,列宁改变历史的尝试。知识与行动应当被统一,个体与群体也应当被统一。 12.对于异化的日常生活式分析——一切都被“占有”的感觉所替代。 13.哲学需要“Commitment”去实际参与与奉献,但理论之外的现实生活却是异化的,一切努力都被困在日常之中,困在异化的当下性之中。 14.文学不能拯救世界,只能表象化,意识形态化世界 15.New man 的标准,对于当下的日常性的时刻的把握,在日常中去理解自己和他人,去理解真实的人,将自己从当下的现实中解放出来。 16.鸿沟存在于现实与表达现实的方式之中,文学与生活之中,现实生活的矛盾与意识形态中的和谐完美。只有行动可以清楚地表达现实的谬误以及为人们带来清晰的意识,同时去更新之前的理论,令其发现并展示真实的人类现实以及现实的运动。 17.在整个哲学史上,主客二分,理性与非理性的二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历史事件。理性在资本主义社会通过压抑非理性获得了绝对的统治,后现代以来非理性的反叛使得人们重新开始注意本能,激情,他者等等诸如此类的范畴与概念。人们把非理性当做是真实的感性的人的需要,然而迄今为止理性与非理性的Gap依然存在——辩证理性应当如何看待这些呢? 辩证理性从来不把理性和非理性对立起来,而是认为他们应当在作为总体的人的观念基础上被统一把握,其概念都是历史地社会地形成的,而非永恒的存在物。他们都应当被积极理性去重新组织。 对于非理性有两个方面的看法:1.非理性不过是人类现实的理想化,意识形态化的幻想形式的表达,不过是人类异化的表现,是日常中屈从于理性人外表之下的事物。 2.不是和理性对立以及超脱于理性控制之外意义上的非理性,而是指人的所有真实的需要和本能——人的积极地能动的活动。是控制自然的过程之后重新使人归属于自然的存在物的所有内容。 18.因而我们就需要重新发现 human raw material——存在于日常生活的事实之中。但是我们发现,日常生活的当下性是最魔幻的存在,它只能更加掩盖现实。因而需要更加批判性的能动的思想去戳穿并深入到当下性的内部,使得当下性成为理论和现实之间,人的观念和人的事实之间的具有实践和历史特征的中介。举例:平均生活水准,工资,劳动力价格,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社会的生产与再生产,日常生活的生产与再生产的关系。 全球化过程中各国情况的不同与相同。 19.除了物质水准还有文化意义上的生活水准,当今时代人们在思想上的混乱,神秘主义,基督教天主教,各种特定的道德观层出不穷。人们不再信仰与日常生活最接近的希腊神,而是信仰与日常关系最远的各种神秘之物。 从现实社会上看,资本主义在现代意义上带来了各种过时的形式,在法国就可以看到不同的经济模式:畜牧业式,家长制的农业式,直到最现代化的技术大工业。因而这就可以解释人们思想观念上的多样性与复杂性——这种情况看来十分魔幻与奇怪。同时科学的进步和通俗化却使得人们的思想更加含混不清,加剧了阶级的种族的歧视。 20.对于这些困惑和复杂的情况,我们只能用辩证法去把握,去揭示社会表象的起源,去发现各种观念产生的社会和历史条件,去从整体上解释各要素相互作用的运动与机制。我们今日尚未对于生活有清晰的自我意识,因为生活的表象只会阻碍我们去认识,我们一方面有个人意识,一方面又受到了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社会意识的影响,每当我们感到现实的矛盾与困难,社会意识就会掩盖它并合理化这一切——通过美好的幻想或是悲惨的宿命论。 21.因此我们必须进行日常生活批判,我们要做的是重现个体的细节化琐碎的日常生活——去发现个体是如何与他人发生社会关系?每个社会集团是如何经营财政?每个人如何表现他们的爱,家庭生活以及各自的文化?从而去揭示社会现实,戳穿各种意识形态的幻象。(对于solitude的社会分析。 22.日常生活批判重新带来真实的生活艺术,在这里,人不会被简化为公式,而是展现丰富的人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