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views
1.20年前(1947)新的都市社会来临,城市概念的不确定性。这些年发生了什么?(都市社会源于工业化带来的快速城市化所衍生的各种问题,打破了数千年来人类乡村的生活方式的特点,一个发生在新的、由乡村移民组成的都市社会整合social integration 在这个都是社会里传统社会整合制度已经土崩瓦解。)(工业化与城市化,突出了城市化对重建现代日常生活的重要意义) 建筑学与城市规划的介入,与城市的变化并不匹配。 巴黎城市中心与边缘发生扩张。(列斐伏尔在第三章里有谈及工业化与都市化,这两个概念是最为核心的概念。 都市是一个集中的概念。 工业化的发生需要购买原材料、寻找生产基地、雇佣员工等。所以工业化会让都市化所带来的集中效果超过负荷,接着就会向外扩演,比如需要向外找基地,向外找产品。所以,现代社会都市化与工业化这两股大力量仍在互相作用、紧密相连。也就是他所说的内爆和外爆,内缩或者是扩延。一个就是都市化一个就是工业化。这是两股非常大的力量,他从头到尾都在处理这两股力量。但是,不能把 这两个东西分开, 这时候他的辩证法出现了。城市问题的意识来自工业化的过程。早期社会并没有存在工业化的问题,比如,大家都离开家,进入一个固定的地方去工作,在固定的时间工作。但在都市化的过程中,我们开始意识到工业化所带来的问题,时间和空间都收到限制,形成了对城市问题的意识。) 城市的活力由非常住人口带来,而是由旅游的人创造,质疑城市规划的作用,市中心的常住民的空间受到资本的关注。 城市固定人口结构改变。 2.强调由于社会分工精细化专业化而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破裂加大,人们对于效率极限的追求。对于一般的严格的宪法需要具体城市知识和处理应把握不同尺度。与此同时,人们越来越来越需要自身的介入 在1970年代城市斗争的发展,城市正在改变,人们接受它,内化它,承担后果。大约十年来,许多人被赶出城市中心,走向郊区,为金融业让路。(1970年代在所谓的“新都市社会学”推进下都市社会学强劲复苏,新都市社会学源于法国由四个主题建构起来主要关于空间生产和对城市的权利,集体消费和都市社会运动。空间被视为一个生产的过程例如资本主义发展,产出的成果最终将人们的生活构架在空间上受到束缚的模式里,其必然的结果是当资本主义认为让人们留在城市中无利可图时,但同时也因为还需要都市工人而无法把他们塞回乡村的时候,一个新的中介的空间就被打造出来:城郊 欧洲大量出现与工人阶级有关,而美国的情形则是与中产阶级有关,这两者都是反都市的。所以当人们被逐出城市以后,再次遭到驱逐或者被迫迁出他们在城市中的居住地,他们便失去了对于城市的权利) 地产财产的购买的热爱导致空间与人口的关系发生变化,一方面人们更加关注与警觉城市空间的发展,另一方面对于购买房产的热爱,但不解决实际空间分配问题,人们对于城市的讨论与兴趣建立在对于私有土地与财产财产的购买上。(这成为人们与城市主要的联系,城市被重新界定为在资本积累与社会分配之间矛盾与冲突的焦点) 3.通常当试图让人们参与在规划过程中,出现反对一个支离破碎的几乎可以说分裂的日常的现实。更多的全球尺度的整体性,无意识地生活,但仍然发挥作用。具体地说,我们怎样才能给居民有效干预的手段? 人们参与能力的问题至关重要。 人们被劝说参与城市议案,但是影响不是很大产权系统与权利等级的关系没有改变,在需要依据社会需求组织的空间和日益与集体化利益相冲突的私有财产是矛盾的(在那个时代,作为一个社会人,不管是普通市民还是哲学家,是没有办法反对一个都市规划专家说过的话,也没有能力去批评一个建筑师的作品。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列斐伏尔觉得现在所谈论的 “都市论”,是一个每个人都会谈论,非常流行的形式主义的论段,这些形式主义都是被一些专家、知识分子、技术人员等所把持。所以他在对序言进行写作时有非常清楚的对象,他希望借此呼吁人们去反对那些专业技术官僚。) 全球快速城市化 要保持土地用于农业生产,随着全球人口增多需要城市解决方案 在都市工作不能限制自身仅仅去记录所生产的东西,我们必须向前看,提出问题。 然而今天城市首先是根据历史模型考虑,他们是在研究城市演化起源的民众,但是着眼于未来的研究很少而且是初步试探性的。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建筑师们也是更加关心已经被建造的房子而不是城市的未来,城市本身的形式和建筑物与纪念碑之间的关系。这是很难准确确定城市形态问题取决于大量因素,从地理位置布局到社会关系,和今天的全球化(全球化通过控制空间来控制时间,全球化实质是城市化,消灭代表历史差异的生产与生活方式将一切事物标准化同质化) 4.这些城市的历史研究,超越演化。城市的理念与实践有价值去展现城市作为一个在不同的历史时代互动,永久存在的真实,这些研究使我们在同一时间,更好的把握变化,从而避免使用任何旧的抽象模型的城市。(容易受到资本的控制例如陷入凯恩斯模型中,凯恩斯模式有一个非常基本的特色,就是官僚具有非常大的权势,同时在某些领域非常专业。在凯恩斯模式的指导下,社会由官僚专业管制。所有的事情,从总体规划、城市管理到经济、人口政策等,都交由专业的官僚来管理。这是一个基本协议国家在那时的模式。) 这些研究的优点在于深刻地展示了这样一座城市的发展脉络、轴线和类型的发展,但这些研究并不着眼于未来.下个世纪会发生什么?就城市而言,我们总是处于变化的阶段。这不仅影响着建筑师和规划师的工作、那些关注城市的人: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和地理学家…一定要有预见性。预测性的工作是真实的,因为它包含了投机和不确定因素,没有付出,同时还有更多的预算来研究已经完成的工作。这也说明了都市思维才刚刚起步。它仍然是一个依附于土地的思想,对农业生产的逻辑留下了痕迹、轮廓。人们继续以这种社会基础的形式思考:土地而不是城市。要改变思维方式、方法和风格,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5.是否不该拒绝计划未来在社会危机的一般背景下,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一个人试图把过去带进一个无限延伸,并活在当下?这不是所谓的后现代主义话语吗?(社会空间实质是围绕着城市中心而产生的日常生活,尤其表现为前资本主义时期的人口聚集形态,随着资本主义发展城市中心已经随着功能变化的扩展而分化,妨碍了日常生活关系的有效再生产,构成资本主义制度与日常生活的矛盾,部分危机来自于城市中心区的消失,一方面城市空间爆炸城市居民区边缘化另一方面决策权力集中化,控制延伸到整个社会空间,随着社会的城市化城乡对立消失而矛盾本身回到城市化,资本与劳工、价值与使用价值的矛盾都未消失) 这也是实践、思想和社会哲学的危机,我们必须探索可能性。 这既是危机所必需的,也是摆脱这场危机的一个办法,虽然这场灾难虽然灾难性的,但同时又推动、产生和产生新的研究和发展。 通过各种动乱和矛盾,我们将看到新思想的出现,尤其是在都市的思维,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领域的创新与探索。 城市在危机中指明一个现实的概念。 明天的城市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让我们来讨论中心性问题。(中心性并不是空间概念中城市的中心性。这个概念并不完全是空间的,但它与空间概念有关。)(在城市空间生产中,中心地区主宰边缘,并把局部地区与全球链接在一起,中心地区任然试图取得全面的领导地位)我们是否会见证一个等级森严的体系的维持,或者相反,我们是否正走向中心分散,走向多元化?谁来决定什么?是什么将要操作这些中心的空间?我们的社会变化比我们通常认为的更为迅速和深刻,城市问题与金融生产或全球化的问题是最基本的问题。 6.这座城市的危机迫使我们质疑城市的简单关联,以及从现代运动中借来的某些概念,并随后概括:住房的大规模生产、循环逻辑或城市分区。我们重新发现了这个城市的复杂性,通过确定纪念性的都市空间的层级相互作用的关键地方,尤其是公共空间。(城市的复杂性从某些角度来看体现在城市应该承认各种不同的差异,因为城市是一个聚集各种不同差异的地点。所以与后现代的differ是完全不一样的。但这个概念与芝加哥社会学派的融合这个概念不同,他说的是集合。这个集合包含公共空间包含城市中的各种分区,包含都市中的各种层级)(差异的权利反对资本主义不断加强抽象空间的同质性) 这是特别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统治。当它占主导地位时,房地产就是它的当务之急。是拥有土地和空间,这是其思想的表达。 现在我们已经注意到社会存在,不能减少到财产的各个方面。 这个城市有一个自治的现实。它有一种生命,一种不可能被减少分配到土地或空间、街道、广场、聚会场所的存在,所有这些我们称之为传统的城市生活,在过去几年里都被重新发现了。 它是回来了,但是这些传统都被打破了。但我们必须坚持的传统,我们必须创造。 当然,这不是发生在一天。建造古罗马花了几个世纪和几百年的时间!我们不能否认,也不能放弃城市生活。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们通常只遵循流程,一旦他们通过构建的环境在空间上做出了标记,我们就考虑到了事实。这仍然表明有必要对未来进行思考。() 7.今天的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越来越多地在他们的项目仅仅作为一个标志性信息的传送者。它们呈现出一种视情况而定的形象,试图具有历史的、技术的或概念上的灵感。不幸的是,需求,包括公共部门的需求,都遵循这种方式。这种“幻想”,现实感丧失的空间实践,对你所说的一种城市生活的发明没有多大贡献。 这是最近有实践者的空间。这是一种知识,是一种不太发达的实践,尤其是从世界范围的角度来看待它。想想欧洲、中国或美国城市,它们有不同的特点。洛杉矶不是以和罗马一样的方式发展。城市的科学在联合的过程中和他的行动是十分微小的。我热切地希望它变得越来越重要,政治、管理、金融权利从城市的知识中学习。(基于不同地点的城市,它们有不同的特点,不可以用相同的资本逻辑去实践空间。) 看看郊区的混乱状况:我们的社会已经走极端了。 一方面,中心性,另一方面,障碍。这是一个尚未得到充分重视的矛盾。人们开始谈论社会的矛盾,而不是城市矛盾的充分表达。 8.然而矛盾是一个都市的组成部分,它的构成元素是矛盾的 ,以郊区道路为例,它们往往同时是部门和国家的路线和街道。在不考虑矛盾街/路线,现在的规划试图摆脱或逃避问题的一部分,并且不对丰富的都市生活不予回应。(城市化与与工业化并不是同质的,而是矛盾的双重过程。工业化最初是以破坏城市化为前提的,工业化是增长经济的过程,而城市化则是发展的生活化的过程,这种双重过程有助于维持和扩大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不断为自己创造更多的空间,城市化是资本主义空间拓展的一方面)(资本主义依靠全球化的银行和商业网络机场和高速公路,依靠能源原材料和信息的流动对所有空间进行抽象,并且将自然空间当做社会生产力运行的材料所有东西都变成可以用来消费交换控制的商品,空间被用来进行剩余价值的生产,空间在旅游和休闲中被消费) 我试图揭示城市生活的复杂性和丰富性。人们知道它,但却模糊尤其是通过在他们身上展开的历史事件。我特别想展示一下城市日常生活的丰富性。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做到这一点,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思想必须恢复征服新的领域的一部分,演绎与构造的新方法。 9.包括研究的老问题,时间吗? 对.在那里,我们又发现了古希腊城市的问题,它们和我们的时间概念不一样。我们的概念是工业,特别是城市周围的工业。如果我们的城市简单地成为退休者的避难所,游客和知识分子被抽象化,那将是一场灾难。 今天是什么危及这城市,是脱离生产。 那又是什么遗留下来的中心问题是使用空闲时间。那是每个人的发明。 你不能制定一系列时间可能的用途。他们在不断地增加在社会实践。这是自由的基本领域。这里有很多关于自由的说法。但那任然是抽象的。自由对于城市中的每一个公民来说也是最大的可能性,而不是孤立的地方。 我们必须找到生产方式和所谓的空闲时间之间的联系。此外,自由时间可以在最广泛的意义上,艺术、知识、生活中得到充分的生产。这是一个微妙的问题,它假定每个人都能掌握他们的时间,具有多种可能性。我们在“生产时间”和“空闲时间”之间的这种脱节是非常有征兆的。(这城市问题的意识来自工业化的过程。早期社会并没有存在工业化的问题,比如,大家都离开家,进入一个固定的地方去工作,在固定的时间工作。但在都市化的过程中,我们开始意识到工业化所带来的问题,时间和空间都收到限制,形成了对城市问题的意识。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在社会生活中,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是自愿的社会性的交往而是带有强迫性的,比如强迫大家集中在一个地方工作。本来人应该是自主的,可以做各种不同的社会交往,可是在工业化过程中,人会被迫在做各种不同的事情,比如在不同的时间到不同的空间去上班。这就是所谓的“products”,因为这些都是被生产出来的,在空间的归属感和时间的限定与使用中被生产出来的。这种就是“产品”的概念。) 10.在城市相关的知识和生活知识里有什么特别注意值得关注的问题吗? 总的来说,我对大学里对城市问题的少量的概括感到惊讶。城市化的椅子数量相当有限,在巴黎少数,在各省更少。在传统的教学中,这什么也不是。然而,这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文化、活动、生产力、适应和理解现代世界的问题。我在大学时曾尝试将城市问题引入教学中。我经常被告知这是学校的建筑问题。另一方面,抛开城市问题的社会学和历史学课程似乎很可笑,这就像拿走了他们的实质。不幸的是,它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城市研究的资源对于任务来说实在是微乎其微。就好像在传统圈子里,知识对未来是敞开的。这是一个关乎社会、文明、良知和知识的问题,它既不是传统的,也不是探索未来的。(建筑学陷入自我封闭的状态中,刻意回避涉及都市问题的思考,有意无意间延续了资本的思考方式与运作逻辑,成为idea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