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views
 owned this note
Critic of everyday life Chapter2 ### 5.Continuity and discontinuity 連續性與不連續性 ●影響許多領域的知識,連續性與不連續性,建立於純抽象邏輯,由什麼是不連續性來定義 ●知識:透過分門別類與應用概念 real 真實 & reality 現實 無限是有限知識的最終目標 eg: 連續性的例子:一組理論裡的內容的力量 不連續性的例子:有著無限維度的空間 壞辯證讓錯誤思考構成的的統一有影響力的理論 ●概念的使用 比公理再不嚴格一點,比監管概念和啟發式原則更多要求。 比較容易理解;比抽象多一點又沒那麼具體 概念要成為知識需要經過一個本體論的改變方足以從一個想法變成東西,一個被擁有的存在 概念的使用造成知識的相對化 相對主義(relativism)會被基本教義派的人打擊 the grain of truth列寧語)再多的宣言和命題也比不上糧食,等到穀物發芽茁壯後真理自明,不接受完全的相對主義,要使用隱喻你必須先定錨。 object 客體 連續性是從不連續性開始定義 distinct and stable objects 鮮明穩定的物體 知道客體存在以及他們是什麼,接著會知道不只是區別和穩定性,還是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接著我們會問什麼是穩定性 知識如何運用 >>這就是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怎麼被用的 客體構成知識如何被運用的的觀點 要生產就得先創造明確的工具和客體 知識渴望將研究客體縮減為有限數量的問題或答案,每個問題誘發一個yes or no的問題 不連續性是沒有立即的本體論。 儘管跟人的有限性和在不連續當中有限的意義有關。他源自於日常生活的實踐,從知識的忽略、從遠近、從非中介到中介、從小的正整數到無限的組合、從堅固的到隨機 辯證性思考對模糊命題是沒有權利妥協的 連續性與不連續性之間,把他們變成真實,一定要先掌握想法和過程 他們無法去辨認出知識的客體,被相對性、知識的歷史性還有相對性標定,而他們掌握關鍵 ●辯證互惠Dialectical reciprocity需要先研究不連續性才能分析連續性 ●概念和類別與真實無關>>他們照亮、反映出概念 連續性不連續性 : 現象和可以經驗證明的事實,包含偶然性、主觀性、相對主義 要照亮東西就必須先有觀點,然而觀點意味著有其他的觀點, ●Georges Gurvitch:sociology establishes a perspective which sees human facts according to the category of discontinuity.強調區別和多樣性,產生了類型,流派和二分法,描繪出群眾的大概:包含階級、國族與結構的衝突 ●歷史學家 透過連續性的觀點強調多樣事實,強調過渡和轉移,用連續性的模式形成一種單一的歷史時間((epochs時代, periods, processes and events)) ● 社會學家與歷史學家的觀點互相激盪,而他們的觀點對抗充滿智慧的激盪,這是通往真理的一種途徑之一透過這樣的辯證達到客觀性的提升 社會學家照映出歷史學的不足、紀錄在歷史上發展的不公平,觀察到有效行動與意圖間的鴻溝,而造成歷史事件發生通常透過戰術和策略,這使得社會學變成一個理性的歷史>>> 這觀點沒必要放棄掉人類的歷史性 ●日常生活的批判強調人類經驗的特定面向 EG:現實praxis,區別現實並分門別類 在壟斷性國家資本主義其日常生活與現實的區別非常大.日常生活就是服從基本的功能層次(norms, values, roles, models and apparatus)而發展到極致就是科技、官僚、個人權力;而在國家社會主義亦然 扭轉的契機:激進的日常生活批判,選擇去中心化(權力下放)的社會主義,管轄社會需求的產生,而這些是被認可與優先檢測過的。分配知識和他者的認可。渴望、創意自由和詩學放在固有的等級制度例如規範、價值等等,而在古老社會中文化、宗教意識形態式存在於日常生活中不可分離的。 強調區別並不是要忽略同源性、類比和過渡性,換句話說就是歷史和人類歷史性。 以上都是社會學研究,日常生活批判當然不會滿足於一般社會和理性情境的實證事實,而是影響並改變日常生活,在現實中是自己為一種實踐。有特定意志,不會退化為像詩人里爾克一樣詩意的悲哀。 ●historicity歷史性:動盪的時刻,革命。透過革命,歷史的、社會學的、日常生活、全球的都會混合,發生後我們會給予連續性一個好標的 另一個問題的角度:連續性與不連續性的關係、思考與行動。 A與B的中間地帶不是完全不可穿透也不是可以完全穿透的。 路徑有區別,但沒有相交或合併 這時不連續性介入了,每個選擇都必須遵守戰術的考慮 A B 空間不透明且不可穿透 無法觀其全貌 個人 群體 agon痛苦 alea焦慮 fear & daring risk & chance object & objective 不會忽略辯證性列舉,強調行動的可能性 這些理論與戰略適用於不同時刻,不只在賽局、商業關係上 of words and utterances, of images, of symbols; dialogues with questions and answers, 當對話變得瑣碎可以適用這個策略 若是更複雜不只AB還有混合情況 (with their context: love or intimacy, rivalry or alliance, the transparency or opaqueness of the distance in between) ### 6 Micro and macro 微觀與宏觀 科學常用,特別是數學 微觀現象與宏觀規模 拒絕亞里士多德和笛卡爾的認識論 日常生活中 微觀:個人與他人屬於非中介的關係:鄰居、血緣關係、社會偶然關係(夫妻、父子、僱主僱員>>>曖昧的 宏觀:非中介的關聯或封建關係(下屬、附庸)是血緣關係與地域性延續的原因。關係是由商品、金錢、語言延續 >>>抽象的 ### 7 Indexes, criteria, variables 指標 標準與變量 方法論:不會將抽象從具體抽出來; 將形式從內容抽出來 用各種機會顯示抽象包含具體的面向,而形式包含了真實 不分清楚抽象與具體並不代表要合併,為了避免如此我們從最形式、最抽象的地方找到具體的事物 **指標index**:一個社會事實他劃分了比自己更多其他東西 A social fact designating more and something other than itself: 沒有意指non-signifying 與 ‘signification意義 index:隱藏的某種東西或正好相反,一般難以觀察直到大事發生後才知道。沒有意圖而且並非任意,而是部分現象 在某個現象的部分、面向、元素齊備後才能指出指標。 畢卡索:‘First of all I find something, then I start to search for it. 抓取事實的某些面向,快速指認 **criteria:標準** 不再只是看見表相,看見的是隱藏的真相。它解釋了現象甚至謗議之 標準不是指標的表面 當指標精確且具有高度時會變成指標 好的觀察者會將之分離於初始語境,將之運用於其他組織或現象 指標變成穿刺、分類的分析工具 從指標標準indexical criterion>>>客觀標準objective criterion 運用: 列寧:The Development of Capitalism in Russia 不發達的標準 1.經濟單位的分裂 2.協會的不良需求與組織中古老的形式 3.階級對抗的弱點 4.傳統形式的道德與社會生活 5.大型組織(階級)霸佔生產組織 透過日常生活理論延伸之:發達國家日常生活不發達的標準 ●消費者的操弄和透過廣告宣傳創造需求 ●空間運動的可能性低例如:社會流動性、旅遊業等等不發達 ●各國不同部門的侵蝕 烹飪、居住、休閒機會下降 **variables變量** 一個面向或一個複雜現象的構成元素,擁有相對的獨立、分別變化 通過變量來修改由有限參數構成的整體現象 其指標是分析的;標準是多重組成的 不同的變量帶來不連續性 需求會有戰略性的變量,全部互相不容。假如不是的話:沒有選擇、沒有明確決定講解什麼是可能的、承諾沒有策略、戰術的未來 結構的、結合變量的不同更加精確,引介不連續性。區別為人所知、接受,也相對模糊 結構變量structural variables 影響在考慮中最穩定的現象 其中心精髓內核,像是法律主導在內部平衡與自我調節,從而達到穩定和結構化 結合變量conjunctural variable 一個連結和關係的意外與互動 成為過程的後果 ,超出我們正在考慮的整體現象的背景,結果會修正現象 日常生活中的特色是誤導、偽裝和隱藏的 # **8 Dimensions** 维度 维度的概念来自于数学领域,但社科学家十分热衷于运用这个概念在表达概念的研究范围或者列举现象的多样化上。数学上的维度是十分固定严谨的一维二维三维等,但这样的定义是只能被想象理解*conceive*而不能真实的计算证明的*formulate*。这数学上的计算和现实的联系造成了许多远没有解决的问题。 指出了过去一些社会科学家简单的选取不同的‘人群’去归类其‘自由度’属性或用一些假设去套特定的事件的行为,是忽略了人的多样性和维度,把人看做一个整体。并且这种对于多维度的忽视,是辩证思维在‘辩证’成为学术热门词的同时,却缺少了更谨慎的思考。 The passage from analytic understanding to dialectical reason was effected without any considered awareness, and yet there was more dialectical movement in thinking and in the way concepts were used16 than there is today, when dialectic is the fashion among philosophers and elsewhere (above all ‘elsewhere’). 需要弄清的是,辩证和对话*dialogue*有共同点。而现在,如同辩证,‘对话’也成了时尚。 列斐伏尔质疑了对话的有效性,指出了在交流中,语言只是其中的一个维度,而语言造成的误读,误解却常常没有被注意到。这里又谈到了语言的能指和所指,用语言去代替一种物是一种特权,语言使意义具象化并且这种具象代替了物质本身。列斐伏尔将这称为拜物。而在这拜物的关系中隐藏着真实的人类关系,是在交流之前,在意识到在日常生活中所表达所意味的之后。 first that of communications, and second that of the realizing in everyday life (and in the ‘lived’) of what is said and what is meant. 对话所代表的两元关系,我和你,我们和你们,却忽略了第三元:他者。他者是对话要进行的原因,是对话被倾听的对象。而对话本身就是对问题的重申,过程中会创造更多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既是对话的语言,又是讲述的误差。列斐伏尔认为对抗和理清这个问题的两点在于,一,所用语言背后的意图和符号,二,即在于他者。而在哲学上,也可以被称作是先验,整体等,但是没有词汇能真正概括这个他者。(结构) (意义的熵) 第三方的复杂性,并且复杂的无穷无尽,会不断地去分析,分解,并且从对话的演绎acting中突破。演员,爱人,诗人都在对话中消耗了自己,最终为了达成沟通的目的,他们只能灭绝表达欲。 中间引用了黑格尔的二元辩证概念,但实际上其中都是有他者存在的。将辩证减少至二元,是因为混淆了辩证思维和逻辑思维。 *To eliminate this confusion, we will use the idea of level. We need to distinguish three levels: formal logic and pure formalization (including axiomatization); two-dimensional dialectical logic (including the operational techniques of complementarity, polarization, reciprocity and interaction); and three-dimensional dialectical movements. Analytical and logical thought may attack these movements in a variety of ways in order to reduce them to silence, but it never succeeds in exhausting them. * *为了消除混淆,我们会用等级的想法。我们需要去分辨三个等级:有条理的逻辑和纯粹的形式化(包括公理化),二维辩证逻辑(包括互补,极化,互惠和相互作用的操作技),和三维的辩证运动。分析和逻辑思维可能会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攻击这种运动去使他们安静,但从来没有在消耗中成功过。* 所以总结关于维度的问题: a。*单一维度:对单边性来说,所谓的清晰度实际上是一种残缺。然而,对任何综合性多维现象的分析必须将其分解为“共振”;这个操作是必要的。我们有义务对社会时间、社会空间、生态、人口、规范、模型、监管行为模式、日常生活等进行离散研究,然而,某些方法论原则是必须的:与单边主义进行斗争;全面恢复分析;在不分离的情况下区分开来,但也不让人糊涂。不要认为一切都在一切事物中,也不要认为一切都是外在的。不要过分强调差异,不要过分强调团结;谨慎处理分析,并以怀疑的态度进行综合。(线性思维)* b。二元对立 c。立体,运动的辩证思考 *然而,用三维性知识完全掌握“连续”、“具体”或“辩证运动”是不正确的。这样的陈述会使三维性变得盲目,而且是形而上学的或神学的。三维度包含一个正式的框架:空间的三个维度,时间的三个维度(前、中、后),三个在社会关系的语法表达中(我和你,我们和你,他们和他们)。这种形式的框架仍然相对稳定,结构处于一种看似无限的流动性的核心。人的实相使自己被人所知。在哲学传统中,“三度”从一开始就出现了:身体、灵魂、心灵;感性、知性、意志等。这些经典的三连城在每个领域都会产生影响:感觉、知觉、概念化;色彩、强度、对光的感知饱和度;音高、音量、音色;节奏,旋律,和声等等 辩证地把握(以某种形式),辩证的运动超越了分析;它不能被计算。它甚至回避了语言,因为人们说话时所做的努力,只不过是试图通过发明意想不到的词语和短语来弥补差距。三维性并不因有限知识而枯竭。它禁止我们认为我们只能通过提问来解决问题,而这些问题需要的是“是”或“不”的答案。迟早,这些问题和答案会失去所有的意义,而当有人回答:“是”,“不是”。疲惫是死亡,但在此之前,它是失败、失败、破裂和终结。在每一个领域,三维都指向一个确定的运动,包括内部冲突和一系列的连续的过程。 * d。*多重维度。这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我们拒绝盲目崇拜三维性。在一个辩证的人类学中,人是多维的,我们乐于给予游戏,例如,一个维度的理论尊严。每个“维度”都对应于一定程度的自由度。然而,如果我们接受这一点,我们就应该谨慎地用一种表示代替存在的构成关系。我们不能用“可配置空间”来代替物理上的空间和时间,就像物理学家在其形式中使用的一样。一个可配置空间不过是三维空间的抽象表示* e。*正无穷维度。这里我们提出了非有限分析的问题。如果整体或“现实”——包括可能性,并在所有层面上——证明自己在复杂性和深度上是无限的,那么我们一定要模仿数学家并引入无限维度。如果“真正的”不能耗尽有限级数的有限问题制定在逻辑和精确的术语中,被采访者的回答是或否,如果以一种方式或另一种方式我们必须确定其是‘非有限’的,当然,我们应该考虑到我们使用的表达。 这个问题超出了我们的参考范围。知识仍然遵循着一条定律:“我必须停止。”迟早,它会在障碍面前停下来,而障碍也会起到支撑作用:一个物体。实践克服它;分析用其他方法溶解它。知识和实践把非有限的可能性看作一种可能性,一种“视角的视角”(horizon of horizons)。我们不能把它看成是真正的无穷大。我们必须让无穷远的相对*。 **9 The idea of structure**结构的想法 1930年开始结构化的理论开始流行 但结构的含义已经开始糅杂,形状,结构和用途的分别开始变得令人们迷惑。 ‘*结构的概念已经得到了高度的阐述,并且已经有了很多用途,但是现在它已经相当的破旧了,并且正在成为一种生硬的工具。它正变得困惑。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词已经积累了多种含义,当人们使用它时,他们永远不会完全确定自己在说什么。即使是在形式和结构之间的古老而流行的区别也已经消失了。在今天的语言中,一个球体和一个圆周有一个形状;一个多边形有一个结构。更准确地说,这意味着形式和连续性之间存在联系。现在什么是连续的是不能列举的。另一方面,当一个整体由离散的,不同的,不连续的单元组成,它有一个结构;离散的单元构成一个可数的分组,在有限的问题中可以用有限的问题来解答,这些问题可以由yes或no来回答。看到分析思想被推到极端的复杂程度,最终以非常细微的差别和极端的差别来结束,这是非常奇怪的,但同时也保持了一些非常严重的困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经看到了彼此对立的形式和结构。在“现实”的领导下,形式、结构和功能之间的混淆很快就会成为阻碍日常知识、对问题的理解和对其可能变形的想象的一个薄弱环节*。’ 三个主要观念: a.(结构是一种可被理解的整体)结构是可以理解的intelligible,它是一件事物或一组现象的本质。有时,这种“本质”在哲学上是一种物质,而我们有亚里士多德的认识论。在这种情况下,这是一个有机的集合,正如G.G.Granger所展示的那样。在这个概念中,形式、功能和结构都是完全等价的,因为这些术语被认为或多或少与现存的“全部”或整体是一样的。‘whole’ or totality b。(结构是事物关系的联结,并有着潜在的内在关系)结构是一种建设,它指的是对象或一组对象。通过研究它们,我们推断出一个连贯的关系系统,以及使我们能够从一个系统传递到另一个系统并掌握它们之间关系的转换。因此,结构就在一定的层面之上,但它允许我们去把握它们,因为它们有一个内在的一致性和目前的有限和确定的属性的组合。他们是特定的作用的回答,比如(例如,婚姻,延续社会)。在这一概念中,结构是一组关系的正式表现形式,而这种关系是建立在研究一组现象和一个特殊问题的基础上的。形式和结构之间存在着混淆,但它不再是在现实层面上,而是在抽象层次上。结构是一种模型,一种存在的无意识或超意识表现。 c。(互相作用的力支撑着结构,使结构形成不稳定的平衡)最后,一个最终的结构的概念,既不是在一个“现实”的层面上,也不是在一个构建的抽象上。把它看作是一种媒介和一种中介,在真实的中心一个相对的恒定,是对立力量之间不稳定的平衡。因此,结构不是自给自足的。有一些力量可以承载它,潜在的支撑着结构;其他的力量,更高的集合,保持并控制它。这是一种暂时的平衡,只能在参考其他的层面,对力量和环境的考虑时理解。将这些对平衡的考虑独立出来,使我们回到最初的结构概念。 不论是部分(一个群体的结构)还是整体(社会整体)每一个社会结构是一种不稳定的平衡,必须不断的被持续更新的努力所重建,在层次结构的多重性和核心宏观社会学特色的社会现象(宏观和微观之间,宏大叙事和个人叙事之间)。。。。这种在多层社会结构间的平衡被标志符号社会角色价值观和想法进一步加强加固,简单地说,是被专门针对这些结构的文化工作所固化。 *Georges Gurvitch, Vocation actuelle de la sociologie, 2nd edn, vol. 2, p. 441. See also Cahiers internationaux de sociologie (CIS), no. 19, 1953, etc. (Trans.) Gurvitch was one of Lefebvre’s staunchest friends, and it was through his interventions that he joined the CNRS in 1948. Between 1948 and 1965 Lefebvre published ten articles in the CIS, which Gurvitch edited. * 引述和讨论马克思对于资本的思考。生产关系构成了社会结构,构成了法律上和政治上的上层结构的基础,和相应的社会意识。结构是被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生产关系所定义的。(重申了结构和形式的区别)**Structure** and **form** are not synonymous. Legally elaborated and systematized property relations **form** part of the superstructures which carry out certain **functions** in a determined society -上层建筑的**形式**被法律和系统的财产关系所塑造----社会意识(想法,意识形态,文明)会通过一些**形式**来体现,而这种**形式**往往需要结合其历史来讨论它的**形式**。 -这个上层建筑在确定的社会中有着特定的**功能** -社会本身又是一种**结构**----**结构**是在历史中自我塑造**形式**的。 ***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知识实际上就是对于其历史的知识,也实际上是其社会经济学关系的知识。** (资本主义社会结构就是生产关系) 马克思通过将资本主义社会结构总结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来整合其他的社会因素,而这种资本社会结构是分析和辩证的结合。这种结构最后从内部自我毁灭,导致社会的坍塌。这种社会结构(无产介意和资产阶级)只是一种在相反的力和不稳定的稳定中的的危险的平衡。 列斐伏尔质疑了马克思认为不是结构自我稳定,而是寄托在存在之上,等到‘时间将其带走’。指出结构主义常常把结构描述的如同有生命,会死亡。(这里用了骨架和人的关系做了一段比喻和议论)结构主义将结构,形态,功能混为一谈来避免其中产生的问题。(说得非常嘲讽)309页 在进行定义之前,让我们先来考虑一下下面这个概念,它非常接近这个概念。我在海滩上捡起一个空的贝壳;我检查它;我发现它美丽、脆弱、完美,它满足我的心灵,就像一个具象化的想法。我看到它被赋予了一个极其精致的结构:对称、直线和曲线、凹槽和脊、叶或螺旋、锯齿等等。它确实是一个不连续性突出的结构(连续线的重要性),特别是在它的对称和不对称中。我欣赏它精致的细节;每一次我都发现了新的细节和新的美味。我失去了钦佩。我决定仔细地描述这些结构,并使用它们来了解这些贝壳曾经包含的生物。这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因为在我的手上,它是稳定的、坚固的、精确的。然而,我是否会忘记,它只不过是一件作品和一件“产品”,是一种关系的产物,是一种生活与它的环境之间的关系?如果我发现生活在另一个类似于我捡到的贝壳里,我会看到它柔软、黏稠而且(很明显)无定形;从它的壳里拿出来,这两个是多么不同!然而,正是甲壳类动物分泌了壳;它以壳的形式出现;它给了自己这样的形式。壳没有生命但却是生命的产物,生命可以消失但壳却会永存。完美和美是否犹有尽时? 有了这样的问题,我们就把梦想和科学、知识和艺术一起放在一个共享的边界上。但它在一个方向上走得太远了**。宇宙的秘密是什么 地球的秘密是什么 日常生活的秘密是什么?** 形态学-如同贝壳,通过贝壳我们去观察贝壳内的生物曾经的生命轨迹。在贝壳活着的时候,我们很难去观察其内部因为一碰它就会关上壳,可只有贝壳死了,我们才能去打开它。而这种隐藏在form形态内部的,就是无定式,没有形态的日常生活。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非结构astructural?的一部分,使用Georges Gurvitch在讨论和反对当代“结构主义”的辩论中使用的表达方式,准确地展示了结构概念的局限性。对Georges Gurvitch来说,社会的形式是结构性的。结构出现在宏观社会学的尺度上,但是在这个尺度上,由于它们包含了非结构化的元素,所以不能被结构所包含。?? **但是后面列斐伏尔又指出,在日常生活中是有很多非结构的部分的,但是很有可能很多时候,这些偶然,很多时候也是在群体的策略之中的。 * In short, the ‘conjuncture/structure’ relation is profoundly dialectical. Not only does structure refer us to conjuncture, with an implied reciprocity; not only should knowledge place itself now in the perspective of structure (of relative stability), now in the perspective of conjuncture (of the process of becoming); in a sense, structure is also conjunctural, and conjuncture contains structural elements.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structure, conjuncture is made up of luck and interactions* 简而言之,结合和结构存在着深刻的辩证关系。。。。。。。。结构是有结合性的,而结合是结构的要素。从结构的角度来说,结合是由交互和运气产生的。从结合的角度说,结构本身只不过是一种不稳定的短暂的成功。而日常生活永远无法脱离整体存在。(这里通过提到解构结构之后,结构元素有比如策略,计划信息等等,没有什么能够真正消解这些。从而带到了 ,即使革命也一样,其中的策略,安排都是结构的元素本身。(革命失败的必然性?))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是我们在公共和私人之间多次指出的混乱,这是马克思所预言的----他们的经济衰退和革命实践的讽刺.这种混乱具有个性化和“私有化”的力量,并通过“重新私有化”使私人生活变得公开.在整个社会的层面上,这是一种由国家控制的权力与现代技术所支配的新手段产生的结缘......结合是一种(无限的)的改变结构的压力甚至打破结构的力量。但同时相反的,结合又似乎十分固化的,与逻辑和形式理论相关。所以结构在我们看来如此坚不可摧,但又如此脆弱,持续的提出问题,持续的对此妥协。(辩证的看待结构和结合) 列斐伏尔借用语言学上第一人称代词,第二人称代词,第三人称代词的概念(你我他,你们我们他们)来佐证三元辩证,同时论证,结构的组合,如同人称的组合,是有限的,但是这其中的关系(结合,交互)是无限的。且每一个都包含着其他所有,并且无法独立存在。 列斐伏尔的思想似乎受到了很多音乐哲学主义的影响,提到了很多音乐,韵律与社会和结构的关系。 ****交响乐是学术音乐,需要被习得。但是流行乐是属于日常维度的,是社会中的娱乐,是我们要点亮的部分。 对于现实的模型,往往忽略了时间的维度。列斐伏尔质疑了革命的有效性。在革命之后的新结构,有多少能够保持,而不被经年累月的旧结构逆袭。(由时间影响的结构,历史,文化,习俗,往往不会消失) 对于结构主义的批判: 如果结构的价值被夸大了,这个想法本身就被破坏了。 (简而言之: “结构主义与结构” 纯粹的结构主义方法(如果确实有这个词有任何意义)无法解决现代世界的问题。就像经验主义一样,它倾向于排除辩证法想法(虽然这样做不成功)。夸大其重要性,稳定性也倾向于拒绝异化的概念(包括其极端形式: 物化)。它精简了动作和作品,因为它没有一个确切的想法 提出了modle的概念(取自结构主义)并在之后的篇章会写需求的模型和交流的模型(这里不过多讲述) a)它概括地概括了这一概念的某些特征 阐述或概念化。通过总结实验和实践给出, 经典理念向过去转过来,也向着简单。模型是 一个更灵活的工具,能够探索复杂和随机。有了,思想 以新的方式成为“命题”:程序化。但是,如果'模型'精炼 概念,它不能免除它。它的前提是概念阐述。 b)与概念一样,该模型是科学抽象和抽象层次。它是 总是可以修改,不能被视为现实或实体内在的真实 在现象的出现之下(本体论的诱惑,哪种结构主义 发现难以避免),或作为规范或价值(规范诱惑)。的方法论 模型禁止他们的恋物癖。 c)模型是为了面对“现实”(经验和实践)而构建的。它是 有用的,尤其是因为它有助于我们了解自身与事实之间的差距, 在抽象和具体之间,已经被认证和仍然是什么 可能。该模型是有用的:它是一个有用的知识工具。只有这个概念 有知识的尊严。 d)就一组事实而言,不能单一模式的问题。要是我们 要掌握实际和可能,我们必须构建几个模型。该 这些之间的对抗在理论上将与对抗一样有趣 其中一个和它所代表的具体元素之间。以这种方式多样化和 知识过程中的讨论带来附加值。没有一个型号可以 充分或假装足以使研究停止。所以我们面对 两种选择:本体论或批评,教条主义或经验主义(或纯粹的相对主义)。 e)模型的概念也有助于改进假设的概念。每个模特 包括一个假设(在最广泛的意义上,理论上或战略上)。每个假设 总结建构一个模型,这是发明之间的中间阶段 假设并证明它。所以模型假定假设的质量:可证明性, 创造力。正如Politzer所说,它应该使我们能够从哲学奢侈转向 哲学经济,把这个假设与投机分开。 f)因为它必须证明其创造力,所以模型必须具有操作或操作性 字符。但是,这个特质不能被迷恋。操作技术链接到a 必须仔细检查特定的模型。令人着迷的这个 特征,其所有比例吹除,是一个明确定义的特征 意识形态,即技术民主化。操作模式变得实用 一个官僚主义和一个技术专家的理论属性。这让我们回到了最重要的位置 结构主义令人不安的一面。对“模式”概念的迷恋是其中的一部分 技术专家社会群体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