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views
列斐伏尔否认自然辩证法的存在,认为辩证法只是人的意识的辩证法,强调要用实践观点去看待自然,强调自然界要由人赋予意义,认为经过人的活动改造过的自然界以人为中心,提出“实践人化自然观”,但他并未取消实践的唯物主义前提,并不否定“人化自然”的客观性,而是强调自然物质是实践赖以存在的基础,前提。列斐伏尔了断“本体论情结”,从非本体论意义上去看待自然。 列斐伏尔强调要用实践观点去看待自然,认为自然界是暧昧的,不可知的,宣称自然“只存在于人的经验与实践之中”,反对“纯”客观地看待自然界,坚决否认有一个不随人们意志转移的客观的物质世界的存在,把自然辨证法改装成人本主义,认为辩证法只是人的意识的辩证法,同时坚持辩证法的革命性和批判性与坚持自然辩证法是一种不可解脱的矛盾。“辩证法只是认识的主观方法,而绝不是现实本身所固有的。如果辩证法来源于自然界,那么它又怎么能存在于自然界之中呢?如果它来源于革命批判和历史分析,那么它又怎么能存在于自然界之中呢?物质是无人知道的虚无,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是假定,而假定这个词则意味着这是一种在逻辑上没有得到的证明的论点。”其实,辩证法是被人的思维从社会,自然界的客观发展过程中抽象出来的,是产生革命化的影响。列斐伏尔把辩证法与人的实践联系在一起,提出辩证法起源于人的实践,即实践辩证法,认为“对于改变客观性具有构造作用的人类实践,是辩证法的拱心石,不应到自然中去寻找,而应到实践中,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去寻找辩证法的基础。但他从未取消实践的唯物主义前提,而是强调自然物质是实践赖以生存的基础,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