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views
# 9.20 Critique of Everyday Life by Bruce ## Foreword to the Second Edition (1,2,3) ### 1. In Retrospect The book is not offering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Marxism. The book was built entirely around the concept of **alienation(异化)**, and developed a generally neglected aspect of Marxism, the specifically **sociological** aspect. > [name=Bruce]承认不足 **When it first appeared, the book was inadequately substantiated on both philosophical and the sociological level.** For two reasons: 1. it had not formulated and resolved the problem posed by the concept of alienation. 2. It had not explained what a Marxist sociology considered as a specific science could be (as method and object) in its relation with the other sciences(political economy, history, etc.) as well as with historical and dialectical materialism. > [name=Bruce]辩解两句 Ten years ago these various problems were not sufficiently ripe. It was more or lest impossible to formulate them correctly, let alone resolve them. > [name=Bruce]回到当下,该做啥 > 我们现在开始可以抓到异化理论所提出的问题的复杂性。这些问题的种类繁多。 **从历史的角度讲**,要继续这项工作,我们必须重新发现异化在马克思理论的发展中的角色,马克思如何在早期写作中从黑格尔和费尔巴哈那里继承了这个概念,又是如何变形transform、重新引导redirect它,在何时发生。 所以我们应该在阅读中回顾这个概念变形的过程,仔细的阅读马克思早期的文本和1844年手稿。 **理论上说**,我们必须认清,在马克思的科学与政治理论的著作(比如资本论)中,哪些内容形成了关于“异化”的哲学概念;同时要理解,关于恋物的经济理论是否真的是“异化”的哲学理论在客观(科学)层面上的延伸。 **哲学上讲**,在当下,我们应该给“异化”概念何种意义和(critical or constructive)重要性。一个今天的哲学家要在何种程度上,重新把它捡起来?也许以一种变更过的形式,置于他自己的思考之中。 有些马克思主义者认为,马克思主义激进地反对之前的概念,包括那些帮助它发展的理论。所以,在马克思主义出现的时候,人类思想出现了一个绝对caesura;而在马克思意识到他的学说——异化概念今天意味着什么的问题根本就无关紧要的时候,马克思主义也出现了一个停顿。 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哲学的角色和功能已经到头了。这种说法必须被证明是武断的和错误的。 > Such vast and difficult questions had to ripen before they could be posed. In particular, it had to be possible to ask the question: "is alienation disappearing in socialist society? in the USSR or the countries which are constructing socialism, are there not contradictions indicative of new- or renewed- forms of economic,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alienation?" > > [name=Bruce]为啥要讨论日常生活 > Altough political drama was being acted out or decided in the higher spheres- the state, parliament, leaders, policies- it still had a 'base' in matters relating to food, retioning, wages, the organization or reorganization of labour. A humble, everyday 'base'. 传统的哲学家和许多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日常生活批判是无用的、过时的;他们认为这是炒冷饭,是对资产阶级生活的再次批判。因为资产阶级生活这个议题已经变化了,不是主流了,所以对日常生活的批判,也就是对无关紧要之事的批判,也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批判。 但实际上,今天的哲学家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那就是,不管如何,我们的生活已经和那种想象出来的模式有所区别。 因为日常生活已经成为智识、知识和权力得到最终审判的最高法庭。 ### 2. What has changed in the last ten years? > [name=Bruce]第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在十年后重新拾起(日常生活批判,反思异化理论)这个任务? > 今天有不少年轻人喜欢这本书,让作者老怀安慰。而且过去的十年在社会科学领域研究的发展已经证明,这书是切中要害的,它的观点也是深有基础的。今天越来越多学者和研究者认识到日常生活的问题和研究的重要性。我们今天最消息灵通、最“现代”的出版物——日报、周报也开始设置回应日常生活的专栏。与此同时,一种面对日常生活的方法也在发展之中。 **“现代剧场成为日常生活获得最高强度的所在;在这里,日常生活中的语言和动作终于获得了意义。”** 一个苏维埃评论人对契柯夫的评论:“他认为剧场应该表现日常生活。” 我们应该回归这个观点。 法国百科全书,书不错,但是表述性和技术性的内容掩盖了它批判性的一面。 最近,我们正在见证一个驱使,那就是现代技术对日常生活组织方式的影响。而直至现在,日常生活还没有获得足够的关注。**日常生活如何落后于技术可能,应该是 日常生活批判的议题之一。** 这里举了一个例子。 > 厨房不再像厨房,而像是艺术品…… > 在技术进入日常生活的同时,在这些“理想家居”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发展的不均衡。技术的进步及其后果在具体社会生活中引起了新的结构性冲突。 我们在见证日常生活对技术的应用的同时,也见证了日常生活的劣化。在我们身边,数以万计的孩童、青年、学生等正居住在无法想象的环境之中:越来越昂贵且肮脏的房间、贫民窟、拥挤的公寓以及阁楼,等等等等。 生存状况的恶化正在法国乡村地区蔓延,在手艺人、小私营业主和工人阶级中十分普遍。 虽然,农民也常常拥有电器厨具,但是他们所生活的房子仍然是破旧的。他们可以购买这些小器具,但是却无法负担整修房子的费用,更别说升级他们的农庄了。换句话说,他们正是为了前者放弃了后者。 因此,选择购买什么或者购买还是租赁的问题,成了工人阶级家庭所面临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也影响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贫苦的农民或这工人应该购买电视证明了一种新的社会需要的存在。这一事实是显著的。但它并未告知我们这种需求的规模和程度,我们也不知道它们在多大程度上被满足了。 > [name=Bruce]划重点 > 现代科技的发展并未压制日常生活批判,而是实现了它。这种技术性将原来那种通过梦、理念、诗歌或者其他高于日常的方式来进行的批判,改为从日常生活内部进行的批判:日常生活中产生的批判,是可能对真实的批判,生活的一个方面对另一个方面的批判。 相比那些更低级的、恶劣的生活标准,拥有精良现代设备的日常生活就和一个梦一样遥远而生疏。许多影视作品对奢华的展示,让一个不同的日常生活把观者的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抽离。这些日常物件所代表的对财富、使用之人的吸引力,解释了这些影片的成功。 幸好,当代影视和剧场作品也有其他展示真实的日常生活的作品。 ### 3. On Charlie Chaplin, Bertolt Brecht and some others #### 卓别林 卓别林的幽默并不是来自他小丑般的姿态和搞笑的表情,这一点和其他的戏剧演员很不一样。他的幽默力量不是来自他的身体,而是来自这具身体和其他一些事物的关系:一种与物质世界和社会性世界之间的社会关系。 资产阶级社会生产机器和人类机器,同时也生产异类。它生产了乞丐,它的倒像。乞丐和资产阶级秩序之间的关系与“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关系不同。特别的,这种关系更加的即刻,更加切身,更依靠图像而不是概念和需求。 “自由世界”通过对自我的强调,立马创造了他自己纯粹的负面形象。因此,乞丐的形象包含部分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的特征。 “异化的人的图像,他通过羞辱来揭露异化。 这里,我们第一次遭遇到了一个关于倒像reverse image的复杂的美学和伦理问题:一个来自日常现实的图像,通过人口、观念和事物反应该现实,但却显然和日常经验相异,因此是特别的、不正常的。 因此,对日常生活的批判使用了一对生动的、辩证的概念:一方面是“现代”(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技术等),另一方面则是乞丐。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 **当虚构看上去比真实更加可靠,他们便会不断相互产生并摧毁彼此。** 同样的,喜剧生产了悲剧,悲剧摧毁了喜剧,反之亦然。小丑表演中,残酷并不鲜见;而小丑表演的场景不断地在扩大:城市,工厂,法西斯主义,整个资本主义社会。但我们要问一个问题,那就是喜剧是被它背后的悲剧所定义,还是被它对悲剧的胜利所定义? 卓别林一直能够将这两种始终存在、相互冲突的面向统一起来。 痛苦本身被否定了,而这否定被展示了出来。离开影院的人们,重新发现了与之前无异的世界。但喜剧已经发生了,我们感到被净化,回归正常,更加强壮。 > [name=Bruce]总结一下 > 卓别林是一个type,而不是一个myth。这个type基于一些普遍的特征(贫穷但充满活力,柔弱但坚强,无脑地追求金钱、工作、荣誉但是也追求爱和幸福)。这样一种直接和所谓“现代人”相关的形象怎么可能是虚构的mythical呢? 有趣的地方在于,这样的一个深植于日常生活的形象会被认为是虚构的,我们竟然可以用myth来形容它。 在普遍的层面上,最超凡的东西往往也是最日常的,最奇怪的往往也是最琐碎的,目下我们对mythical的理解也是对这一事实的幻想的反应。 一旦脱离语境,琐碎就变得超凡。如同一个从土里和树林中拔出的植物,仔细看就会觉得与众不同。但一旦脱离了日常语境,就很难展现他们的日常属性。这也许提供了一种超越现实主义的方法。 #### 布莱希特 布莱希特试图提出一种革命性的方法:史诗剧 epic theatre来更新现实主义。 这种方法引发了许多误解。在一些“人文主义”国家里,也许大家会想象某种宏伟壮丽的行动,或者是主人公为皇冠、王朝或者爱人战斗。 但实际上,布莱希特所说的,是一种把行动与诗清楚地、精心地带入日常生活的戏剧。 解释epic:在一起交通事故中,目击者在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每个人的讲述都带有局限和偏见,每个人都在做出判断(选择某个立场),同时也试图让听者分享他们自己的判断。“史诗剧希望在街角建立他的基础模型”。 布莱希特关于知识英雄伽利略的喜剧,先从“去英雄化”开始:把牛奶放在桌子上。 为了正确的理解,我们需要去思考我们身边每天都在发生什么。我们在熟悉的家人、社会背景和社会阶层中生活。这种熟悉感让我们以为自己了解他们,他们的形象是固定的,他们也是这么看自己的。我们定义他们,我们判断他们。我们可以与他们共情,或者把他们赶出我们的世界。但是熟悉并不意味着了解。 “熟悉隐藏了人们,它提供了一个我们可以识别的面具,却让他们更难被了解了。” 但熟悉也并不是一种幻觉。它是真实的,也是现实的一部分。 每个人都在自己和他人的世界里扮演某种角色,丈夫、妻子、朋友,如果没有了这种角色,那么生活中的文化与伦理也就无从存在了。一个角色并不仅仅是角色,也是社会生活内在的一部分。 举个例子:一个cafe的服务员并没有在扮演服务员。他就是服务员,他并没有用自己的时间交换一个服务员的角色。而一旦他开始扮演服务员,他就不再是服务员了。通过扮演自己,他超越transcend了自己。 简单的撕掉面具,打碎角色是一种太过简单的回应,这是漫画家的解决方案。 间离:任何熟悉之人事物,如果看得足够近,都会产生陌生感。 一个可能的结果就是荒诞剧。无事发生,只有关于过去的、未知的时间的各种解释和观点。荒诞剧表现了相对性,一种绝对的相对性。没有真理,只有观点、视角、面具和角色。真相蒙上面纱,只能不断通过不同的观点得到定义。 但荒诞剧有一个缺失:行动、事件、决定、最终的结果及其必要。To Play is to transform our poiint of view into a decision by confronting chance and determinism in the absence of adequate information about our opponent's game. 总结 我们永远不会真正确知行动、事件和决定从何而来。但结果就在那儿。那些隐藏起来的部分是不可知的。也许这些隐藏的部分只是不重要的迷雾;也许只是一种myth。 不确定也许迷人,但不可持久。含混不清让我们有无数的选择,但是最终我们必须选择。我们权衡轻重,但却无法预知某些新的东西是否会让天平倒向另一边。所以决定就想是果子成熟,但它们从不会自己掉落。我们必须自己把它们摘下来,甚至需要决定何时做出决定。 决定是变化中唯一不变的,但是有时非常困难的。每次决定都是一个风险和赌局。 布莱希特绝佳地感知到了日常生活中的epic content:行动和事件的苦难,判断的必要。同时他也意识到了日常生活中异化。 要好好的看清人,我们必须把他们放在一个合理的、合适的距离上,如同观察一个物件。展露出strangeness多个面向:in relation to ourselves, but also within themselves and in relation to themselves. 在这种strangeness中,存在一种真相,关于他们的异化的真相。这种对异化的察觉,才能够是我们或者开始使我们从异化中解放出来。 从一个alien的角度(外部的、一定距离的)来看事物,才能看到事物的真相。 回到布莱希特的剧场 一开始,他就让观众面对一个行动或者事件,不让他们参与到预先设计好的行动和角色,而是解放他们,同时逼迫他们做出自己的决定。此时,观众常常迟疑,因而行动就转移到了观众那里。戏剧就想是一个会议。 总结 经典剧场超越日常生活:使用英雄、场景。它过滤掉那些不纯的东西。叙事是连续的,框架是固定的。它从外部使用形而上学或者宗教规则(统治阶级的价值)来批判日常生活。它把对主人公的共情强加给观众。 与之相对,布莱希特的剧场将自身没入日常生活,和普罗大众在一起。因此是一种民主的革命。它和幻想的剧场以及模仿生活的自然剧场决裂。它不会净化日常生活;但却把生活中的矛盾显露出来。 与卓别林的倒像不同,它想要实现一种掌控事实的image。 布莱希特有没有成功地实现自己的主张呢? 虽然想要接近大众,使用肢体,但是还有许多剧目是比较知识分子式的。也没有真正的成为大众流行的。 #### Roger Vailland 《325000法郎》的故事 制模工和女裁缝的相爱,为了和她在一起,需要娶她,为了娶她,需要向上爬。为此失去了健康。 在这个小说中,roger会使用第一人称,设置人物剧情,甚至会和人物对话,并邀请读者决定他的态度。以此来解决一个问题,作者的意识还是小说的意识? ### 4. Work and Leisure in Everyday Life 历史上,对于日常生活的批判常有以下几种方式:哲学和沉思;幻想与艺术;暴力政治或战争行动。通过逃离。 这些批判有个共同的元素:就是这些批判都是由一些特别有才能、能说会道的、积极的个人做出的,比如哲学家和诗人。但个人的雄辩与活跃却掩盖了一个隐藏着的、更深的现实。事实上,上述这些人的观点不管属于某个时期、某个阶层而已,但却超脱日常,获得了统治性的地位。 ***所以,之前的日常生活批判,不管是对另一阶层的批判而已。*** 这种批判中的大部分表述,是对生产劳动的蔑视。偶尔对统治阶层的批判也不过是以先验哲学的名义而已,仍然属于那个阶级。 我们必须如此理解,中世纪以降直至十八世纪世俗世界进入哲学和艺术之时,对“世界”和“世俗”的批判。 今天,在我们的时代。最近的日常生活批判的方式是,超现实对现实的批判。criticism of the real by the surreal. 抛弃日常,为了寻找那些超凡的、惊人的(即内在于现实the real,又超越它),超现实使得琐事无法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