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s: 编程随想, 谈革命 --- # 谈革命[10]:潜伏的“韩寒们”如何对抗党国的分化和控制? 2021-07-14 ###### 作者: `co-memory` *【備註】:本文在[【编程随想】的读者们](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21/05/share-books.html#comments)、[2047论坛](https://2047.name/u/7237/t)、[迷雾通](https://community.geph.io/t/topic/3184)、[reddit](https://www.reddit.com/r/saraba2nd/comments/oakwuw/%E5%A4%A7%E5%AE%B6%E8%A7%89%E5%BE%97%E7%8E%B0%E5%9C%A8%E7%9A%84%E9%9F%A9%E5%AF%92%E6%98%AF%E4%BB%80%E4%B9%88%E5%BF%83%E6%80%81%E5%92%8C%E6%83%B3%E6%B3%95/)等平台的网友协助下定稿。* - [hackmd版本](https://hackmd.io/@comemory/the-silent-chinese-middle-class) - [方格子版本](https://vocus.cc/article/60eefc4afd897800011aef45) --- [编程随想](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在2011年末受到韩寒同学著名的韩三篇(谈革命,说民主,论自由)启发,挖了一个[《谈革命》](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revolution-0.html)的坑,该系列最后一篇[《谈革命[9]:对党斗争的策略——如何自我保护,避免无谓牺牲?》](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12/revolution-9.html)发表于2014年末。无论是2011年主张渐近改良的韩寒还是2014年推崇非暴力革命的编程随想,都未料到2018年的修宪和愈演愈烈的二次文革。现在回头看,彼时即便是最激进的反对派,对于中共都过于乐观了。俺打算在近7年之后,根据今时今日的局面,续一续这个《谈革命》系列。 ## 一、非暴力革命到底是什么? 革命是用一种新秩序取代一种旧秩序,新旧秩序无法妥协。革命是某种形式的战争,而战争的基本原则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在敌我力量悬殊时,那些在网上号召【韩寒们】起来跟朝廷正面对干的,无疑非蠢即坏。举个不恰当的例子,2019年香港反送中抗争中的【勇武派】,将媒体焦点转移到了香港青年与警察武力对干,为中共及时地送上了采用强力镇压来一劳永逸的消灭整个泛民主派的借口。难怪有人怀疑,勇武派本身就是中共派特工煽动起来的一场阴谋,而这种手段在镇压新疆、西藏的“叛乱”中都用过,读者可参考[唐达献:《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https://terminus2049.github.io/1984bbs/%E5%BC%80%E6%94%BE%E7%A4%BE%E4%BC%9A%E8%B5%84%E6%96%99%E5%AE%A4/2010/10/10/%E5%94%90%E8%BE%BE%E7%8C%AE-%E4%B8%80%E4%B9%9D%E5%85%AB%E4%B9%9D%E5%B9%B4%E8%A5%BF%E8%97%8F%E6%8B%89%E8%90%A8%E4%BA%8B%E4%BB%B6%E7%BA%AA%E5%AE%9E.html)等相关内容。 中共常说:暴力斗争是为了政治斗争服务。那【政治斗争】到底是什么呢?政治的本质就是如何分配权力,而权力则决定了如何分配社会资源。通俗讲,就是决定谁干活、干多少,谁获取利益、拿多少。请注意,政治斗争的基本前提是,人们不得不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即竞争又合作。因此,政治斗争是永续的斗争,敌我阵线随着社会利益结构的改变而不断的变化,斗争目的从小到某地的某个具体的政策一直延伸到国家政权结构和国际秩序。政治斗争不可能像是普通战争那样局限于有限时空,且敌我分明、你死我活。若用军事斗争的思维方式去思考政治斗争,就容易冒进或挫败。 许多幼稚理想主义者,不论是毛左还是反贼,都渴望通过推翻某个制度,一劳永逸的解决自己认为是问题的那部分势力,一劳永逸的建立自己的“理想”制度。这种思维本身就不符合政治斗争的客观规律,因为分配问题是社会永远会存在的问题,只要人类还存在一天,斗争就不会停止。 对于【韩寒们】来说,非暴力革命的终极目的,就是建立一个【明确】且比较【公平】的权力分配规则,并且大部分社会成员,无论利益如何,都愿意在这套规则下博弈。一套规则要获得绝大部分社会成员的认可,首先要保障每个人的人权和基本自由。如果一套规则不受认可,那么实际规则就会以潜规则的形式存在。而一个基于明规则的社会治理模式就叫【宪政】。【宪政】与基于【人治】的极权统治模式是根本对立的。在共产党眼里,法律只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之一”,而非整个社会在游戏规则上达成的共识。顺便说一句,中共的统治工具箱中还有军队、意识形态(文宣、审查、教育)、刀把子(警察、特务、监控)、经济控制(控制每个人的饭碗)。可见,革命的核心目的就是以【宪政】取代【人治】。 ==小结==: **非暴力革命要以【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为原则,在一个敌我阵线不断变化,大大小小的斗争目标层出且并存,斗争永续化的社会中,以建立【宪政】为目的的长期斗争。** 请注意,到此俺仅定义了非暴力革命这个【题目】,下面俺将分析今后几年社会事态的可能发展,而最终对策请大伙根据自己的处境独立思考,俺仅给出不完全的原则性的建议。 ## 二、中产阶级就是党国的掘墓人 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感到【文革】又回来了。【文化大革命】这几个字很有迷惑性,会让人【误解】为革命的对象是某种文化或者价值观,而非具体的人。实际上,回顾66-76年发生的一切不难发现,批判某种文化价值只是打倒预定的革命对象的借口,目的是进行权力洗牌。革命的发动者之所以将革命对象刻意模糊为文化,一是为了麻痹被革命的对象,二是为了骗取最多的支持。【二次文革】的本质并没有改变,问题是,**二次文革的具体对象是谁呢?** ### 2-1 新的社会阶层 在现代社会中,拥有一定程度的经济独立,例如有安定、较高薪酬的工作,的社会阶层被称为中产阶级。一般认为中产阶级对社会的发展和稳定起很大的作用。【经典民主化理论】认为 **经济发展推动工业化和城镇化,工业化催生了中产阶级,中产阶级自然会要求民主。** 因此部分体制内学者将中产阶级视为不安定因素。在党国话语体系中,常常用【新的社会阶层】来指中产阶级内部对党国最有威胁的群体。根据百度百科, >“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主要包括四大群体: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指受聘于私企和外企,掌握企业核心技术和经营管理的专门知识者)、社会组织从业人员(包括律师、会计师、评估师、税务师、专利代理人等提供知识性产品服务的社会专业人士,以及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从业者)、自由职业人员(指不供职于任何经济组织、事业单位或政府部门,在国家法律、法规、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凭借自己的知识、技能与专长,为社会提供某种服务并获取报酬者)、新媒体从业人员(指以新媒体为平台或对象,从事或代表特定机构从事投融资、技术研发、内容生产发布以及经营管理活动者)。 这个群体有多少呢?党刊《统一战线学研究》在2018年4期中提到 >当前我国大约有新的社会阶层人士 7 200 万人 。根据上海市委统战部 2016 年进行的调查,上海市共有新的社会阶层人士 365 万人 。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大都处于体制之外、市场之内和社会之中,具有自主性强、流动性显著、自组织性强、创新意识强、思想多元、网络性突出等特征。 除了相对高端的【新社会阶层】,中产阶级也包含所谓的【小资】。毛在《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中将小资产阶级定义为 *“自耕农、手工业者、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 用今天的话说,小资就是自耕农、手工业者、小白领、小商贩。 简单来说,凡是【凭本事吃饭】、不直接受制于党国体制的人群,在党国眼里都不是自己人,而是打入另策,需要一方面保持警惕、一方面统战的对象。党国对【统一战线】的定义是“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请注意,次要敌人也是【敌人】不是自己人。而且,中产阶级这个党国敌人还在随着市场经济增长日益壮大。 ### 2-2 党内的民意基础 那些在体制内工作的同学,是不是就被党当作自己人了呢?作为中国社会的常识,党员身份并不代表你和党在思想和利益上保持一致,入党主要是为了获取利益。绝大多数党员连【政治】到底是什么都不能正确理解。能够被党当作【自己人】的只有那些自身利益与党国高度绑定,离开了党国就一无所有甚至会被清算消灭的人。海外反共团体常用【血债帮】来形容那些沾了人民的血而绝了退路的党国高层,原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形容](https://www.dw.com/zh/%E7%BD%91%E4%BC%A0%E8%94%A1%E9%9C%9E%E5%8F%91%E8%A8%80%E4%B8%AD%E5%85%B1%E6%98%AF%E6%94%BF%E6%B2%BB%E5%83%B5%E5%B0%B8-%E6%8D%A2%E4%BA%BA%E4%B8%BA%E5%BD%93%E5%8A%A1%E4%B9%8B%E6%80%A5/a-53696640)中共是【黑帮一样的政党】和【政治僵尸】。总之,党并不是一个靠理念团结的群体,而是靠人际关系和利益结构凝结起来的分赃集团。判断自己是不是党的【自己人】很简单,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人脉,再盘点一下自己分得的利益,最后看掌握了多少党的机密。少了任何一个,你都不是真正的【自己人】。 很显然,占中国人口的6%的9千万党员,单从分赃的角度来讲绝大部分都不可能是【自己人】。绝大多数人入党的原因是党员身份在中国被看作一种荣誉,入党顶多证明一个人很“上进”、出身成份没有“问题”。当然,中共的权力架构也并不依赖大部分酱油党员。在权力机器的洋葱圈层结构中,算得上【自己人】的至少得在中央组织部挂上号,进入干部梯队。在中央党校从事高级干部意识形态培训15年的蔡霞教授曾[估计](https://youtu.be/xk3QoLMV_U8),体制内至少有60~70%的人都赞成宪政民主与政治改革才能保证中国真正的长治久安,只不过在列宁主义政党的金字塔权力结构下大部分党员的意见是无关紧要的。党内的宪政派的代表除了蔡霞女士,还有先后被噤声的茅于軾、任志强、以及《炎黄春秋》杂志社/网站的广大读者作者,甚至包括因搞党内民主而失势的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E6%9D%8E%E6%BA%90%E6%BD%AE)。党内反对派的变革思潮及其直白表述,可参见[《蔡霞:中国的政治出路——去习、非共、变革、和平 》](https://www.voachinese.com/a/Exclusive-Interview-with-Cai-Xia-20200912/5580191.html)。 ### 2-3 文革背后的权力逻辑 中国的三亿中产阶级中间,有多少清楚党国洗脑把戏的明白人呢?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明白人已经很多,韩寒肯定是其中之一,十年前写出韩三篇,把中国社会看透了,写完也很知趣的闭嘴不再说话了。而同时代的郎咸平、高晓松、任志强之类的“公知”当年各自也有几百万到几千万的微博粉丝,也是各电视台、优酷等视频网站的收视率担当。无论是按照00-15年间舆论相对宽松期的公知的粉丝数统计,还是党刊的调查,【韩寒们】在人数上至少与九千万中共党员持平,并且有相当的重叠。 这样一个庞大的、 *“自主性强、流动性显著、自组织性强、创新意识强、思想多元、网络性突出”* 的,并且无论是根据从历史总结出的经典民主化理论的预测,还是从其代表人物的实际言论来看,都对自由、民主、基本人权有强烈诉求的群体,在党国眼里无疑是【党管一切】的绝对权力的最大威胁。当2010年韩寒在厦门大学[呼吁领导放松言论审查](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7925.html)的时候,有谁知道【韩寒们】自认为温和理性的改良诉求,在曾经用坦克机枪屠杀挑战党国权威的学生和平民的那些党国大佬眼里,又意味着什么呢? 韩寒厦大演讲转眼已过去11年,当前的舆论空间在党国多年苦心“治理”下已经“祖国山河一片红”,但党国真的敢放心吗?现在的舆论显然只是上亿【韩寒们】被噤声后的表象,【韩寒们】经过前面20多年形成的价值观,即便在现实利益面前妥协,内心又能真的改变多少呢?难道【韩寒们】的思想真的像央视一样【听党指挥】吗?这些人在类似 *苏共垮台东欧剧变* 的【关键时刻】真靠得住吗? 回头看1966年的毛,他所面对的4亿民国儿女,在过去16年的社会主义改造中,刚刚从打天下时承诺[分土地的骗局](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E4%BA%BA%E6%B0%91%E5%85%AC%E7%A4%BE)中醒悟,又经历了大跃进导致的[三年大饥荒](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5%B9%B4%E5%9B%B0%E9%9A%BE%E6%97%B6%E6%9C%9F)饿死三千万人的悲剧,他们内心真的相信党国的宣传吗?在国内,毛的这些决策错误被[七千人大会](https://zh.wikipedia.org/zh/%E4%B8%83%E5%8D%83%E4%BA%BA%E5%A4%A7%E4%BC%9A)声讨,而外面又因[赫鲁晓夫秘密报告](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22094104/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0509.html)所揭露的斯大林老底对以斯大林为师大搞集权和个人崇拜的毛构成巨大挑战。毛在面对上述存在性危机之际,通过一场文革消除了民间和党内可能对自己的权力构成威胁的势力。仔细回顾那些文革中被迫害的对象,无一不是有思想或能力造反的知识分子、领导干部、以及“前朝余孽”。毛要消灭一批对自己最有威胁的人,并用滥斗制造广泛的恐惧,来震慑和驯服其余所有人。 今天习的处境与1966年的毛有几分相似:外有欧美在规则与人权上步步紧逼,内则陷入经济放缓和错误决策的死亡螺旋,反腐运动制造了大量党内反习势力,以及在贫富差距、高房价、“低人权”社会长期累积的矛盾…… 那么动员那些长在习时代的小粉红和被世界工厂压榨的青年打工人,用第二次文革的方式,斗争自由主义倾向的一亿【韩寒们】,用群众斗群众的恐惧来冲刷中产阶级的民主化诉求,保障自己的绝对权力,似乎就顺理成章了。 ==小结==:面对有自由化诉求的亿万【韩寒们】以及反腐运动中催生出的党内反习势力,习已经发动二次文革,通过马列极左仇恨思潮动员00后小将和年轻打工人,对付亿万党内外的【韩寒们】,并通过运动用习家军替换非习派系,巩固习本人的极权统治。为解除权力威胁,单将【韩寒们】噤声是不够的,必会像毛式文革一样,用真实恐惧和背叛来彻底扭曲和驯服【韩寒们】的灵魂。 和平年代成长的人习惯用发展的逻辑来理解世界,但权力中人显然更习惯于政治的逻辑。世界上许多平时看来荒谬的事,一旦切换到权力的逻辑,就能弄明白了。**革命者要看懂民意的基本面与权力斗争的时局,方能趋利避害、正确用力。** ## 三、路线斗争背后的权力攻守战 二次文革的本质是以(极权对宪政)的路线斗争为幌子的权力斗争,而权力斗争又分党内和党外两个战场。党内是习派取代非习派,党外是又红又专的习世代取代向往西方普世价值的【韩寒们】。此外,由于中国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习派取代非习派也就意味着依附于旧权力体系的资本家将受到排挤甚至清洗。 ### 3-1 统治集团内的阵地战 在过去几年里,官场之外的权力斗争首先发生在权贵资本圈内,比如铁道部(刘志军)、安邦(陈小鲁、吴晓辉)、海航(王健)、明天系(肖建华)、华融(赖小民),这些权贵资本家直接失去自由甚至生命。而对于权力漩涡外围的民营资本,利用银行和权力进行全面控制,对不听话的进行重点敲打和惩罚。比如通过国有银行体系控制房地产行业的恒大(许家印)、万达(王建林),通过网信办控制泛互联网行业,包括敲打阿里(马云)、美团(王兴)、滴滴(柳青)等。向资本家们传达一个清晰的政治信号——认清楚谁是老大。 统治集团内权力斗争的艺术在于控制关键的权势人物。对于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而言,只要控制社会上的关键人物,如重要官员、资本家、意见领袖、传媒娱乐,那么他们就会帮助最高统治者控制整个社会,而不是反过来放任甚至制造社会动乱。权力洗牌是从统治阶层的核心逐步拓展到外围。对于参与权力洗牌且站在“历史正确一方”的人而言,将是一生一次的改变命运的机会。重大利益争夺是凝聚进攻方的核心诱因,也是防守方拼死抵抗的核心动力。 不过,统治集团内部及周边的权力斗争,并不会促进【宪政】的发生。因为在当前游戏规则下,统治集团没有诱因与被统治阶层分享权力,只需为个别人提供上升阶梯即可换取合作。故,不应指望统治集团内部洗牌会自动促进体制向宪政演化。 ### 3-2 被统治阶层内的猎巫运动 在被统治阶层内的斗争是**群众斗群众**,进攻方是受统治集团鼓动和背书的学生与年轻打工人,防守方是身为中产阶级的【韩寒们】。统治者的目标是利用群众斗群众来实现国家恐怖主义,以消除来自被统治阶级的整体威胁,以及其对现行游戏规则的挑战。与统治集团内斗不同的是,进攻方的绝大部分成员都是被煽动与裹挟,不仅无实际利益回报,被利用之后还将面临与红卫兵们一样的命运,即被统治集团通过“上山下乡”、“对外战争”等各种方式分解、消耗,成为命运曲折的芸芸众生。然而进攻方的极少数核心组织者(共青团中央、观察者网、地下特务与组织者)则在一开始就有着极高的利益诱因,比如被统治集团吸纳为外围成员,甚至在以商养情的特务系统内成为红顶商人。群众斗群众的斗争,不会像统治集团内的斗争那样围绕具体利益山头展开,而会类似欧洲中世纪的**猎巫运动**。 下面分析作为防守方的【韩寒们】相比于进攻方红小将的优势和劣势。先谈【韩寒们】的优势: 1. 更丰富的人力与社会资源,包括人生经验、专业技能、人际网络。 2. 更丰厚的物质力量,中产对无产。 3. 更高的利益攸关(stake),为捍卫自己的合法财产与地位激发的战斗意志,比大部分情绪化网络暴民进攻意志强的多。 4. 中产阶级整体上裹挟整个国民经济。 然而,【韩寒们】的战术劣势也很明显: 1. 缺乏统一指挥协调,而进攻方有官方统一指挥。 2. 通信被单方面压制。 3. 战争迷雾,韩寒们不清楚友军有多少、在哪里,难以联合。 4. 进攻方有统治集团中的火力支援。 通过分析以上攻守优劣,可以得出如下防守战略。【韩寒们】在个人能力上占优势,无需担心与红小将1对1的遭遇战场景,而防守战的重点是**避免被红小将们在共青团和地下活动头子的领导下,以兵团作战模式,将韩寒们分割孤立、各个击破,并且在战争迷雾造成的孤立无援感之下,顶不住压力而崩溃。** 在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力斗争中,攻方有巨大的实际利益诱因,而守方在明处。相反,在猎巫运动中,【韩寒们】最大的优势是可以隐蔽自己而避免成为攻击目标,其次的优势是绝大部分红小将并不会获得任何实际战利品,其攻势不可持续,只要将战争时间尽量拖长,红小将甚至可被转化为友军。 ### 3-3【韩寒们】的防守反击战 首先分析敌人的构成。当前【韩寒们】的敌人是新型维稳系统,比文革时期的群众运动更加依赖官僚体系和经济刺激。日常的网格化的社会控制由街道办大妈、朝阳群众、社区片警、各种信息员、网评员等实施,除了这些体制的正式工或临时工外,还有很多外包给企业的业务,如网络公关、大数据搜集与分析、互联网审查等。这些工作的工资来自维稳经费,与胡温时期政法系统独吞维稳经费不同的是,现在的维稳经费更多流向文宣舆情系统。在编制之外,共青团中央还动员涉世未深的年轻网民为其免费干活,如贴吧出征、饭圈女孩之类的。总之,在胡温时期利用政法系统打击异议人士、维权和上访群众的旧维稳体制基础上,增加了以“职业群众”监控和压制普通群众为主,辅以运动低龄化群众的队伍。为避免瘫痪经济,不大可能采用文革红卫兵组织类型的脱产群众运动。 下面分析敌人的战略和战术目标。**赵家人** 的战略目标是压制【韩寒们】的民主诉求,将韩寒们原子化并分而治之。赵家人的战术目标是: 用审查、禁言、信息封锁、娱乐至死等方式制造战争迷雾,构建[沉默的螺旋](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B2%89%E9%BB%98%E7%9A%84%E8%9E%BA%E6%97%8B),让韩寒们对自己同类的数量和力量产生严重误判,对国际环境产生误判。具体措施有,对公知和NGO的污名化,攻击型舆论机器(环球时报、共青团中央、观察者网等)掌握话语权、解释权和议题制定权,意识形态的宏观叙事,利用网络实名制、审查、关站等手段牢牢掌握互联网舆论,将民众的功劳抢到党头上,挑动民主主义情绪转移视线,发动红小将群众斗群众。**无产阶级红小将** 的进攻战术可参考五毛围攻方方的手法,举报、围攻、监视、大字报等手段,主要战术目标是名誉上搞臭,破坏生计来源,进而消除异见。 作为防守方的韩寒们,首先应明白自己的战略目标是守住自己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资产】和【位置】,而非争夺普通的公共舆论阵地。虽然公共舆论在【开放社会】中是公民影响公共政策的重要渠道,但在【极权主义社会】中“公共舆论”只是一种宣传形式,用以支持那些早已在统治利益集团内部事先商量好的公共政策。极权主义社会最重要的是【资产】和【位置】,一旦【韩寒们】因为被公共舆论猎巫而失去原有的【资产】和【位置】,则让出了社会生活中的实际权力和利益。因此,韩寒们的战略应该是在一切公开场合无脑“坚决拥护党中央”,避免成为猎巫对象,将基层权力斗争拖入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在自身中产阶级的位置上守得越久,累积的物质和社会实力相较于无产阶级红小将差距越大,攻方越消耗不起。 下面列出在赵家人发起的群众斗群众的猎巫内战中,【韩寒们】可采取的六个战术: 1. **【隐蔽】** 删除一切过往社交媒体发言,公共场合表现政治冷感,不信任的人面前谨慎掩盖自己的政治观点,不落人口实。注意观察小粉红的语言与思路,必要时融入小粉红队伍,避免成为红小将的攻击目标。 2. **【信息突破】** 使用各种翻墙软件和深度匿名手段,突破信息封锁、监视、审查。低纲领:建立畅通的信息获取渠道。高纲领:建立完全不受监控的匿名表达渠道。 3. **【提高不可替代性】** 尽量做到在工作上,一旦离开自己就无法正常运转的效果。包括但不限于,不传授新人技能,尽量避免完成工作所需的知识、人际网络被文档化,避免任何人观察模仿到自己的软技能,尽量将工作中的重要关系私人化,将完成工作所需know-how严格保密于自己大脑里或私人强加密的设备中。只有将尽可能多的筹码抓在自己手中,才能让攻击者投鼠忌器,也才有资本构建对抗党国的小集体。 4. **【构建可靠的利益小集体】** 尽量在社会关系的各个方面生根发芽,遇到事情能够找到尽量多的熟人朋友帮忙,与家族中的年轻人建立超越三观的私人信任关系。简单来说,就是依赖核心人际圈子,构建利益小集体,以便在内战爆发时有足够资源摆平红小将。小集体是腐化党国的法宝,想想当年小岗村的农民如何在亲情和利益纽带下做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在构建中应对人多试探分辨,留意提防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想主义者,避免被其监视跟踪。 5. **【准备应对全面内战】** 这里的全面内战是类似文革时期红卫兵武斗的场景,该局面是基层权力斗争升级后的最坏可能。【韩寒们】应从武器和技能方面做好准备,确保在红小将侵门踏户时,可将其前锋砍死或重伤,震慑红小将的武力冲锋。确保基本的急救药品,足够的食物储备,应对对峙局面。 6. **【情报搜集】** 对于有能力者,在条件允许时,搜集红小将中的活跃分子和组织者信息,采用包括照相、录音、跟踪、调查等方式获取其姓名身份信息,获取其社会地位等信息,采取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网络跟踪,搜集其确凿证据。在绝对可靠的情况下,针对极冷静极具有组织才能者,可交给统治集团中被打压的势力,用黑社会或者黑警的方式对其实施暗杀(对草包楼罗切勿动手)。在无可靠报复渠道情况下,搜集此类情报等待未来打击的时机,比如在必须人人参与运动的阶段,利用《罗织经》的手段,集中火力攻击红小将中的领导人物。 上述六点是针对**群众斗群众**模式的艰苦内战。针对赵家人则简单得多,可借鉴邓小平的24字战略 **“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冒头、有所作为”** 。 24字的核心在于【绝不冒头】,不给社会主义铁拳砸下来的机会,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展地方利益小集团。这里的【有所作为】是隐蔽的反击,例如加速主义、两面人、情报泄漏等。疯狂加速的目标在于让全国人民对党国和红小将们产生反感,树立共同敌人,增加自己的盟友,让赵家人更频繁的作出错误决策,为高层权斗提供动力。加速主义者在进行敌我识别时,可约定一些阴阳怪气的口号,例如 **“习主席万寿无疆,王沪宁永远健康”** 等文革味道的口号。情报泄漏则为盟友看清战场形势,提供及时支援。 ==小结==: 在这场自上而下旷日持久的权力防守反击战中,【韩寒们】应依托和加强自身人力资源对国民经济的绑架,突破党国信息封锁和监控,死守自己的有利【位置】的同时发展和扩大包含在地体制内外人士的小集体,对上阳奉阴违,在舆论战场坚壁清野不给敌人任何打击机会,并可模仿红小将行为搞加速主义,在加速党国崩溃的同时将更多群众拉到自己一方,切勿逞一时英雄。 ## 四、如何开展非暴力革命 *编程随想在[谈革命[9]](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12/revolution-9.html)之后就烂尾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除了小打小闹和潜伏之外,确实很难想到更好的非暴力革命策略。在此,俺仅提供一些参考,欢迎各位补充和点评。* 前面的小节回答了革命者如何【保存自己】的问题,那么如何才能【消灭敌人】呢?首先得搞清楚敌人是谁或什么。共产主义最大的弱点在于它的反人性,它将人在某些条件下展现的利他精神无限拔高到要求人人在任何时候都无私奉献,并将人性中天然存在的利己本能贬低为道德败坏。为了掩盖这样一个根本的错误,共产党不得不用极权主义的【全方位谎言】来欺骗和威胁人民。非暴力革命最根本的任务,就是**唤醒每个人被老大哥压制的人性**,剩下的事便可交给历史。 具体来说,非暴力革命有如下六个方向可努力: 1. 【引导年轻人关注自身权利】 每个人的觉醒都开始于怀疑,而怀疑往往源于切身利益受损。非暴力革命者应当尽量帮助普通人关注自己的权利受到的损害或威胁,鼓励其争取和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不是被宏大叙事所转移视线。比如,山东大学为非洲留学生安排女学伴的事件,其清醒效果十倍于金灿荣的双赢就是我们赢两次的洗脑效果。革命者应助推各种维权、劳工、社会公平等问题。比如最近热传的【号召躺平】就是普通人关注自身利益而让党国恐慌的范例,其它例子还有三胎等党国试图控制人们生活的行为。 2. 【还原中共党史】胡耀邦曾说, *“要是让人民知道了中共的历史,人民就要起来推翻它”* 。非暴力革命者应当还原真实的中共党史,从江西打AB团,延安整风,到文革、六四等等一系列对党内和人民所做的事。还原党史可以帮助人们认清伟光正的谎言,以及党国的纳粹本性。 3. 【挤压墙内言论空间】革命者应当助长墙内的言论审查、文革式上纲上线,从而挤压墙内的舆论空间,让朝廷的内宣变得僵化空洞。这样可迫使墙内的公共空间不断转移到不受朝廷控制的墙外。这样可繁荣翻墙软件以及墙外用户产生内容的互联网产业,变相的从朝廷手中夺回舆论阵地,并让中国人提前适应言论自由的环境需要的信息挑选和判断能力。 4. 【墙外系统化启蒙】由于墙内的言论审查,许多幸存的公知只能打擦边球维生,比如通过谈哈耶克、金瓶梅等作品,旁敲侧击的提倡人性,反对乌托邦。但擦边球只能算是给已经懂的人发送的心跳信号,其碎片化的特点无法启蒙昏睡者。因此,墙内的舆论只能作为星火,而墙外的舆论阵地应该担负起骨干作用,连点成线,提供系统化的思想启蒙课程。为青少年或身边亲人启蒙,可从[台湾的出版行业](https://startpage.com/do/search?query=book+tw&cat=web)寻找为高中生编写的中文启蒙教材(例如《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并去[z-lib](https://z-lib.org)之类的免费电子书平台[尝试下载](https://b-ok.cc/s/?q=%E6%B3%95%E5%9C%8B%E9%AB%98%E4%B8%AD%E7%94%9F%E5%93%B2%E5%AD%B8%E8%AE%80%E6%9C%AC)。高中是大多数人在非专业领域的正规教育上限。 5. 【避免被分化】统治集团的重要手段就是分化群众,让群众斗群众,因此无论谁试图挑动资本家、中产阶级、无产阶级之间的内斗时,都应该让人们明白一切矛盾的根源是统治阶级,而不是同为被统治阶层的彼此。当有5%被针对时,应让剩下的95%认识到,自己就可能是下一批5%。 6. 【向后代普及政治常识】青年天生具有左派倾向,容易被煽动起来监控反对家长、危害社会,核心原因是其无法理解政治斗争的必然性、绵长性、无处不在,看世界容易非黑即白。革命者应让下一代理解人类社会必然存在的无处不在的矛盾和斗争,以及不同情况下用不同手段解决问题的思维:在民主社会可以用正大光明的民主原则,在专制社会则必须用隐蔽迂回的阴谋诡计,以实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战略目标。 非暴力革命的低纲领:守住现有的市场经济,将红小将卡在基层权力之外。 非暴力革命的高纲领:唤醒更多人用各种方式对抗共产极权。 延伸阅读 - 编程随想电子书 [非暴力抗争](https://github.com/programthink/books#1111_) - [非暴力抗争国际中心](https://www.nonviolent-conflict.org/) - 博客 [非暴力抵抗](https://non-violentes.blogspot.com/) - [中国权利在行动](https://chinarightsia.org) ###### 回到[《谈革命》](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revolution-0.html)系列,回到[博客主页](https://hackmd.io/@comemory) ## 附件-素材-回收站 ### 附1:国际国内形势演变历史 中共百年可粗分为打江山和坐江山两个阶段。而坐江山的这71年,又分为【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前三十年和改革开放的后四十年。前三十年的阶级斗争史包含了党国在后四十年中所有控制社会的专政手段的内涵。区别在于,前三十年频繁采用大开大合的社会动员进行阶级斗争,而八九六四之后则采用精细化的【维稳】进行社会控制,首要目标是消灭一切民间组织能力,比如,社团集社,言论审查,互联网,维权律师,社交媒体时代的意见领袖等等。此外,发动对外战争也是中共进行社会控制的重要手段。 时间拉回20世纪70年代的冷战高峰,彼时中苏因为意识形态领域的重大分歧——毛主张坚持斯大林极权主义和世界革命路线,而赫鲁晓夫则要清算斯大林走更温和的经济改革路线——导致中苏从外交交恶升级到军事对峙。美国此时嗅到了机会选择拉拢中共,在现实的地缘政治层面分化共产阵营以打击头号敌人苏联,在意识形态层面则是认为中共本质上是利用共产国际的一个民族主义政党,将来有进入民主阵营的可能。 无论是出于军事考量的毛还是出于经济和军事双重考量的邓,都选了联美抗苏的路线。而邓为了获得美国全方位的支持,同时也为了边缘化大部分毛共余孽而巩固自己的权力基础,在80年代启用了胡耀邦赵紫阳为代表的二共骨干,开始走上了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的道路。尽管政治体制改革被89六四的枪声终结,邓仍然坚持了市场经济,而西方民主阵营之所以很快从六四后的对华全方位制裁迅速走出,主要的一个理论支撑就是【经典民主化理论】 >经济发展推动工业化和城镇化,工业化催生了中产阶级,中产阶级自然会要求民主。 很显然,经历了苏联垮台东欧剧变的中共,已经了解并开始警惕西方这套民主化理论。一方面,中共利用经典民主化理论对外不断给美国人灌迷魂汤,从而换取经济、科技利益。另一方面,中共对内则将这套民主化理论斥责为反华势力【和平演变】的阴谋,进而宣扬以反美为核心的爱国主义教育。 尽管在宣传上极尽抹黑,中共高层内部却十分清楚经典民主化理论是社会发展的规律——人吃饱了饭自然会对人权、自由和民主有所追求。面对伴随经济增长而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中共高层寝食难安的重大课题,就是 _如何对付这些必然会要求民主的中产阶级_ 。 ### 附2:潜伏的“韩寒们”现在在想(做)什么? 现在的【韩寒们】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大概会怎么看这个洗脑体系,怎么看那些被洗脑的青少年、粉红,是嘲笑还是同情,帮助还是顺势忽悠现在的年轻人?面对国进民退、工作饭碗,是会发自内心的为大国崛起感到骄傲,还是娴熟的做两面人,台面上说该说的话,台面下密切观察时局时刻应变? 一种[观点](https://2047.name/t/13294)认为,“韩寒们”(不一定指韩寒本人)大概率会转为犬儒主义和跑路主义。他们或许会私下与密友感叹目前的舆论环境,但是他们对政治现实的悲观认识和人到中年的家庭负担让他们反而不如更年轻的异议者那样有勇气和行动力。 另一种[观点](https://2047.name/t/13294)认为,“韩寒们”肯定是【两面人】啦,要不然习近平为什么要特意提出辨别“高级黑”,反复强调“忠诚老实”,“刀刃向内”,大张旗鼓要求清理隐藏的两面人呢。 而且这种对两面人的怀疑和不信任,早已在新一代的国家主义者中间流传 >90、00年代的“读者一代”虽然部分可以转化一下(比如周小平),但也不完全值得相信,总之所有成长在邓江胡时期,在“落后中国”和资本主义繁荣强烈对比下生长的那些中国人,本质上都不值得担负领导和掌握中国的重任 > >这套理论在体制内并非毫无根据,共产党很清楚一个人青年时代环境影响下定型的思想才是一个人终身思想的底色, 除了想什么之外,韩寒们在做什么呢?根据2047的libgen回复: - 韩寒:除了电影导演(《后会无期》、《乘风破浪》,他在想什么应该去分析他的作品,通过这个作品他想表达什么?)外,他还是《一个》App主编。ONE·一个-文艺生活阅读应用,「ONE·一个」是由韩寒监制,原《独唱团》主创成员共同制作的一款文艺生活App。 - 高晓松:创办公益图书馆“晓书馆”,回归音乐人的身份(他首先是以《同桌的你》出名的)。 - 梁文道:读书节目《一千零一夜》,出版品牌「理想国」总策划人,参与了「理想国译丛」,「宝珀理想国文学奖」还有App「看理想」。 - 伊险峰:《好奇心日报》创办者,现在创办了文学杂志《小鸟文学》。 >知识分子不向公众说话了,但还可以通过教育(教书)和出版来迂回,可以回归文学和艺术(这是小众的)。当极权盛行的时候,地下文学也在生长,当语言不能直接表达的时候,文学艺术是一个重要的手段。别忘了哈维尔首先是一个剧作家。